<output id="s7s8g"></output>

      <source id="s7s8g"></source>
    1. 珠海本土網,每日更新最新珠海新聞! 收藏本站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國內經濟 >

      郭樹清:“征戰”銀行業監管

      標簽:改革 金融 監管 山東  日期:2017-07-26 01:23
      再次重返金融監管系統,是內蒙古察右后旗人,曾就讀中國社科院馬列系科學社會主義專業碩士研究生,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工作十年,即市場所稱的,支持和推動金融市場,山東省還啟動
      從央行到銀行,從證監會到主政地方,61歲的郭樹清近日接掌銀監會,是他在2013年履新山東省省長4年之后,再次重返金融監管系統。

      郭樹清儒雅的學者形象深入人心,但無論此前任建設銀行董事長、證監會主席,還是山東省省長,雷厲風行的“高效改革派”是他身上的重要標簽。如今,自帶市場影響力的郭樹清邁入銀監會大門,面對銀行業監管的重重挑戰,他將如何“征戰”?

      山東金改:金融從軟肋變成支柱

      郭樹清出生于1956年8月,是內蒙古察右后旗人,曾就讀中國社科院馬列系科學社會主義專業碩士研究生,并獲得法學博士,1986年曾赴英國牛津大學訪問研究。

      從其工作履歷來看,在國家計委、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工作十年,然后被派任貴州省副省長兩年多時間,2001年開始,郭樹清在金融體系工作,2005年正式擔任建行董事長,2011年轉戰證監會。

      2013年3月19日,郭樹清“空降”山東,先出任山東省副省長、代理省長,6月份正式出任山東省省長!八偸窃陉P鍵時刻被賦予重任,”這是業界對郭樹清的評價。

      郭樹清上任的2013年,山東省以工業、制造業為主,服務業和金融行業相對落后,可以看到的是,在經濟正在進入下行通道的背景下,工業和制造業都面臨著轉型的痛苦。彼時,山東金融業的“落后”可以一組數據對比說明:2012年,山東省金融業增加值達到2018億元,同比增長19%,占GDP比重達到4%。而同期,廣東省金融業增加值已突破3000億元,占GDP比重為6.5%,差距非常明顯。

      “金改”成為郭樹清的第一個改革突破口,上任僅131天,郭樹清就推出了山東金融改革的具體措施,速度之快令人咋舌。2013年8月7日,《關于加快全省金融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》發布,即市場所稱的“山東金改22條”。

      “山東金改22條”被認為充分體現了強力改革的“郭氏風格”。山東金改主要集中于五大方面改革:支持和推動金融市場 創新發展、營造金融發展良好環境、加快金融業對外開放、開展和規范各類地方金融組織、做好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金融服務!吧綎|金改的基本思路是‘金融產業化,服務實體經濟,設綜合性和專項金融改革實驗區!蹦辰鹑跈C構如是總結!吧綎|金改22條”同時提出5年目標:2017年年底,全省金融業增加值占生產總值比重達到5.5%以上,占服務業增加值比重達到12%以上。

      確定金改基本方向和目標之后,郭樹清要做的是推進各項改革的落地。2013年12月,山東省下發《關于建立健全地方金融體制改革的意見》,首創性地要求省市縣三級全面建立地方金融監管機構。

      2014年也陸續下發金改落地文件,7月發布《山東省權益類交易場所管理暫行辦法》、8月發布《關于開展介于現貨與期貨之間大宗商品交易市場試點工作的意見》,均是國內具有開創性的政策。

      2014年,郭樹清上任第一年交出的經濟答卷令人欣喜,落后江蘇7年的山東經濟,在這一年追平了江蘇,其中2013年金融業增加值占比提高到了4.14%。

      剛上任山東省省長之時,他曾坦言自己“睡不好”,直到2015年“兩會”上,郭樹清被記者問及睡眠是否改善時,他才能夠輕松地說,“現在比以前睡得好了”。

      數據是改革成果最直觀的表達。2015年,山東金融業增加值達到3130.6億元,占全省生產總值和服務業增加值的比重分別達到5%和11%,金融業實現地方稅收449億元,占到全部地方稅收的10.7%。已經接近于改革定下的2017年目標。

      “意味著金融業已發展成為山東經濟的支柱產業!鄙綎|金融辦官員曾向媒體表示。山東金融辦提供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6年12月,山東省17個市、137個縣(市、區)已全部獨立設置金融工作機構,并加掛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牌子,承擔地方金融促進和監管職責。同時,金融機構的發展也得到改善。

      “人”是核心:推金融副市長、密會金融圈大佬

      在山東推進金融改革,金融人才必不可缺,意識到這一核心問題的郭樹清,以掛職“金融副市長”的模式,強力引進人才。

      數據顯示,郭樹清上任之初,山東省金融從業人員占比僅2%左右,遠低于浙江、江蘇7%~10%的比例,更勿論金融監管人才的缺乏。為了解決這一問題,郭樹清雷厲風行,要求“每個地市都要配一個懂金融的副市長”。

      有媒體統計過一個數據,自2013年7月12日開始,在不到100天的時間里,山東省至少13個地級市迎來屬于自己的帶著濃厚金融系統工作背景的副市長。

      爭取全職的金融副市長存在難度,“掛職”模式成為有效選擇。2013年7月12日,邵珠東被宣布成為淄博市副市長,也是第一位掛職的“金融副市長”,此前他任山東證監局新業務監管處處長。

      此后幾個月的時間里,多位掛職“金融副市長”到位,其中包括“一行三會”系統以及金融機構系統人士。

      除了引進掛職“金融副市長”,山東省還啟動了金融人才雙向掛職交流:山東省從中央各金融機構引進34位專業人才到省直部門和各地市掛職,并選派山東金融領域的30位專業人才到中央金融機構鍛煉。

      掛職的時間并不長,一般1年~3年,有山東當地金融業人士認為,實質性效果可能不會特別明顯,但是給山東金融業帶來的觀念改變還是很有幫助的,例如現在金融機構業務創新更多,風險防控能力也得到提升。

      郭樹清開創性的實驗掛職“金融副市長”模式,推動金融改革落地,后來也有地方效仿。2016年,湖南省組織安排18名引進中央金融單位人才做掛職干部,大部分被安排到地市州,擔任副市州長。

      要推進地方金融改革,除了人才的引進,引入資金與金融機構合作必不可少。郭樹清憑借在金融圈的人脈關系,上任半年時間里,時任上證所理事長的桂敏杰,時任深交所總經理的宋麗萍等接連被會見,會見的銀行圈大佬更是包括時任中國農業銀行黨委書記、董事長蔣超良,時任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鄭之杰,時任中信集團董事長常振明,時任中國銀行黨委書記、董事長田國立,時任郵儲銀行董事長李國華,時任中信銀行行長朱小黃等。

      密集會見金融圈大佬的效果立竿見影。

      2016年9月,郭樹清在濟南會見了證監會主席劉士余 ,探討的主題是山東省“區域性股權市場建設發展情況”,在“山東金改22條”中,發展股權交易市場占據了第二條的重要位置。2016年,齊魯股權交易中心推動掛牌企業對接省直投基金,已有246家掛牌企業獲得7.4億元資金支持。

      郭樹清引進金融“人才”,可以助力山東金改快速落地,利用“人脈”則為山東經濟發展解決了資金問題。正是郭樹清快速、高效,同時“鐵腕”的改革風格,讓山東金融業逐漸崛起,成為山東經濟的主要支柱。

      在郭樹清離開山東之前,發布的《山東省金融業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》提出了新的目標,到2020年,山東將打造與經濟社會發展相適應的現代金融服務體系。全省實現金融業增加值5400億元左右,占GDP的比重達到6%左右。

      規劃還提出,將青島、濟南與煙臺發展成為未來4年山東金融發展的引領城市,這給未來的山東經濟發展留下更多想象空間。

      高效改革如何延續

      如今,郭樹清從官場再次回歸金融監管系統,邁入銀監會大門,意味著他要肩負銀行業監督管理的重擔。

      對于在金融圈“經歷豐富”的郭樹清而言,他對銀行業并不陌生。2005年3月,時任人民銀行副行長一職的郭樹清,被派任建行董事長,從監管者變為銀行家。當時也可以稱為建行的“關鍵時刻”,建行已經完成股改,進入上市沖刺階段,不過因為前掌門人張恩照受賄事件而陷入困境。郭樹清面臨的是,如何打消市場的顧慮,推進建行的上市計劃。

      “問題暴露了,有利于我們進一步加快改革進程!睂τ谪撁媸录挠绊,郭樹清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并沒有回避。2005年10月,建行作為首家完成股改的國有大行,成功在香港掛牌上市,圓滿完成了年內上市的計劃。2007年9月,郭樹清再帶領建行回歸A股掛牌。2011年10月,郭樹清離開建行出任證監會主席,當年建行的總資產規模已經突破12萬億元,全年實現凈利潤1692.58億元,利潤增速高達25.52%。

      而當郭樹清再回到銀行業監管系統,今天的銀行業面臨的形勢已迥然不同。

      銀監會最新數據顯示,2016年四季度末,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境內外本外幣資產總額為232.3萬億元,同比增長15.8%。商業銀行全年累計實現凈利潤1.65萬億元,凈利潤增速有所回暖,不過依然處于低位。去年末,不良貸款余額規模達到1.51萬億元,已經接近銀行業全年凈利潤規模,銀行業不良暴露壓力并未降低。

      當前銀行業監管面臨壓力和挑戰:“去杠桿”背景下如何防止金融空轉,切實推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;銀行“不良”并未見頂,風險防控依然面臨挑戰;銀行業改革進入深水期,如何有效推進,值得監管深思;混業經營加速,業務創新與風險復雜交叉為監管帶來難題;互金整治還有下半場,如何平穩過渡等等都是擺在監管面前的一道道難題。

      郭樹清在“山東金改22條”中提及發展民營金融機構、深化金融機構改革的措施,與銀監會當前引導民營資本進入金融業,包括大力推進民營銀行設立常態化等金融機構改革開放的思路契合。

      中央財經大學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(微博)表示,銀行業本身未來要做到宏觀審慎監管與微觀審慎監管的有效結合,審慎監管和行為監管的有機統一,這是下一步銀行業監管需要考量的問題。

      此外,監管之間的協調與溝通,也是未來金融監管的重要課題。有銀行業人士稱,當前整個銀行業面對的壓力和挑戰非常大,這體現在金融業務創新包括混業經營不斷推進帶來的監管難題。

      “郭樹清是一個理論水平、創新意識都非常強的人,既有銀行工作經驗,又有山東省的金融改革經驗,在審慎監管上,對于監管體系搭建,銀行金融創新、混業經營的推進,郭樹清的高效改革將如何在銀行業監管上延續,非常值得期待!便y行業人士如此評價。

     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搜索關注微信公眾號:騰訊財經(financeapp)。

      最近更新
      熱門排行
      推薦閱讀